二战中那些日本军旗:越破日军越喜欢一旦被缴获长官要切腹谢罪

在日本战国时代为了能在战场上辨别己方或者对方,除了不同颜色的铠甲之外,还有武士们身后背着的“指物旗”用来分辨敌我,在战场上的旗帜除了普通士兵们的指物旗之外,还有军旗。所谓军旗就是代表整支军队的旗帜,跟咱们这边说的帅旗是一个意思。

而到了明治维新之后“废藩设县”,日本的军队的已经从服务藩主到服务国家,为了确保军队军旗的统一性,在明治七年(1874)的时候,日本在制定了新的军旗,也就是我们现在常看到的“太阳旗”。图案是其制式为白色的纺绸红色的太阳放出16条红色的旭光,而且旗的上下和边面都有流苏。

日军的军旗是只有联队才有,从1874年当年的的明治天皇对东京的近卫第1和第2联队亲自授旗开始,日军的每一面联队旗都是由组建时候日本天皇亲自颁发并在上面签名,以彰显其荣誉感,对于联队的日军来说,就是联队在则军旗在,联队没则军旗没。而且因为是只有联队才有,因此很多人将日本军旗,也称之为“联队旗”。

其实说到为何仅仅在联队下设联队旗,要追溯到日本的征兵制。日本一直地采取的是地方征兵制,他们将部队分为师管区,一个师管区下面下设若干个联队管区(3-4个),这也是师团和联队的由来,比如大阪联队就是大阪师管区几个县的联队组成。那很多人想既然是这样,为何不干脆一个师管区一面军旗呢。

这一方面,一个师管区往往是几个县或者地区的联队组成,比如大阪第四师团就是大阪府、和歌山县两县组成,不同县肯定也有地域文化的差异,因此为了增强认同感,特意将其放在联队这个规模授予,而且日本的联队在平时也是各自为政,只有到了作战才会归属师团和旅团,有很强的独立性。

另一方面,师团是日本的战略单位,刚成立时也才6个,在抗战开战初期一共也才17个,17面军旗肯定说不过去,如果用机器打所有联队大队都用一面军旗,肯定是却是尊属感和仪式感。再者下放到大队也不合适,每一面军旗都得天皇签名,日本几千个大队,不得把天皇累趴下了?而且日本的大队随时会变化和调动,频繁更换军旗也不好。

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日军在后期成立了很多独立混成旅团以及丁等的8大队师团,这些师团和旅团都没有联队编制,因此为了照顾这些人的情绪和增加荣誉感,日本大本营也会对这些大队发放军旗,只不过这些军旗做工简单和粗糙,更没有天皇的亲笔签名,相比联队旗, 总是差些什么。

日军对于联队是非常重视的,根据每个部队都必须与军旗共存亡,对于即将面临战败的日军要烧掉自己的联队旗。而且一旦联队旗被敌人缴获,整个部队的联队长还有说所属的联队长都是要切腹谢罪的。

因为是天皇亲授,因此日军将联队旗都视天皇的分身在同自己战斗(果然中二招核)。因为是天皇的分身,所以日军中还成立了专门的护旗小队。这个护旗小队不合适谁都能进的,军事素质不过硬,没有荣誉感(被军国主义洗脑)压根就不能进,在日军中的惯例是从士官学校毕业的优等生,优先充当护旗手。

和我们军旗一样,日本的军旗的都是起到精神注入作用,很多时候军旗都是带头冲锋,引导日军前进的紧身属性在里面,在实战中一旦军旗竖起来,日军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不顾伤亡的冲锋,比如在日俄战争中号称败不怕地打扮第8联队,就是在军旗带领下,率先冲上了俄军的阵地,“大阪人”尚且如此,就是不要说其他日军了,南京战役中,在紫金山被国军狙击的京都师团33联队(日本三重县津市)在炮兵火力指引下,靠着联队旗的鼓舞在前线开路,最终依靠着惨重的代价攻克紫金山和中山们,最终拿下南京。

对于日军来说,联队旗一般从授旗开始除非是不能悬挂在旗杆上了,要不然即使是再破,再烂都不会重新进行更换,在日军内部来看,联队旗上的战火痕迹正是他们战斗的证明,反而更能鼓舞士气和对士兵洗脑。

正是因为军旗是日本士兵精神注入来源,因此在二战中我军和盟军都希望在战场上缴获日本军旗,但是直到二战结束,都没能缴获一面日本“联队旗”。因为日军规定,当判断战局有全军覆没危险时,应奉烧军旗。

在二战期间,日本陆军一共授予了444面联队旗(含步兵、炮兵、装甲兵和辎重兵联队),这些军旗均在战争中被以不同形式进行毁灭。有的是在投降前进行 “军旗奉烧”,或者被消灭前进行奉烧。不过有一面军旗比较例外,那就是保存在日本神社“游就馆”中步兵第321联队军旗(编成地是佐仓),在战败的时候321联队的联队长后藤四郎将其偷偷保存,并将其奉送给神社。

日军在中国战场一共奉烧了179面李联队旗,有几次我军差点缴获了日军联队旗。

在1941年的宜昌会战中,当时中国第6战区在陈诚的指挥下,包围了来自日军仙台13师团的部队,特别是在包围圈里面的日军104联队(编成地来自仙台)甚至被要求下令烧掉联队旗,进行“奉烧仪式”。不过关键时候,日军第三师团的援军赶到才避免了日军的这个耻辱。不过在远征军进攻缅甸的过程中,确实在松山和腾冲作战中让日军全部玉碎的,并奉烧军旗。这两个联队是日军113联队(编成地来自福冈,属于56师团)以及148联队(编成地久留米,同样来56师团)。

虽然没能缴获日军的联队旗,但却能在和日军作战的过程中,将其逼迫地去烧联队旗,本身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战绩,从这也能看到后期的日军已经无力抵挡盟军的进攻。

总而言之,日本联队旗除了是所谓“联队团结”的象征之外,也掺杂着的天皇的皇权在里面,每次授旗的时候天皇都会说“兹宣布步兵第联队建制完成。尔等军人必须协力同心以宣扬武威保卫国家。”这种被军国主义的裹挟的爱国主义精神,让很多日军化身招核男儿,在占领区无恶不作,让其成为军部那些政客和野心家的工具。

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作为“荣誉感”和“责任感”的军旗,却是日军对外入侵的的“恶魔符号”……

Posted on 2022年11月5日 in 威尔士vs英格兰|直播 by yabocom
标签:

Comments on '二战中那些日本军旗:越破日军越喜欢一旦被缴获长官要切腹谢罪'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