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之声》影评——寻找心灵深处的美

《音乐之声》讲述的是由小说《特拉普家庭合唱团》改编的故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正是影片中大女儿的原型,即阿加莎特拉普女士。至于电影为什么叫做音乐之声呢?是因为音乐是把钥匙,是贯穿整个影片始终的一条明线,对于整部影片,起到了穿针引线的重要功效。而当音乐从不同的人口中,在不同的境况下被颂唱时,它也随之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22岁的玛利亚是萨尔兹堡修道院的一位见习修女。人们印象中的修女,往往都是庄严肃穆,不苟言笑的。而在影片的开头,这位“特殊的修女”,便徜徉在山林之中,张开怀抱,拥抱翠绿的山林和明媚的阳光,歌颂造物主所赋予的美好。

而彼时镜头一转,视角切到了修道院内,一位中年修女,正黑着脸,向院长汇报着玛利亚的种种情况。这样一个顽皮任性,连诵经都常常迟到的修女,不出意外的话,在修道院内应该是很受讨厌的。但影片在这里又展现了不一样的一面,不少修女虽然批评玛丽亚不守规矩,但同时也在言语中表达了对他的喜爱之情,欣赏着玛利亚对生命的热情。但无论如何,成为见习修女“不太老实”,总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问题,让修道院内的每个修女都感到头疼。当然,根据音乐片的尿性,他们头疼着头疼着,歌也就该唱起来了。在这段音乐中,修女们通过不同的歌词,表达着对玛丽亚不同的看法。先开腔的是那位“黑脸”修女,她罗列了玛丽亚调皮捣蛋时的种种罪状;紧接着,几位修女纷纷补刀,俨然成为了玛利亚的吐槽大会;当然,有黑脸就有红脸,一位红脸修女,毫不掩饰的展现了自己对玛丽亚的喜爱,不过,他对玛利亚的赞美,也多为调笑罢了。

比方说这一句:“She can make me laugh.”这时,修道院的最高管理者.全片中智慧慈爱的化身.玛丽亚的灵魂导师——院长嬷嬷开腔了。他将玛利亚比作天空中的浮云,纯净而洁白,但却始终在天空中漂浮,无法被钉在地上,言下之意自然就是说,玛利亚是无法被禁锢在修道院里的。院长唱罢,其他修女都是纷纷补刀,黑脸修女更是将玛丽亚比为Clown(小丑)。而后又是一阵争论:红脸修女说她是Darling,黑脸修女就说她是Devil;黑脸修女说她是Headache,红脸修女就说她是Angel。

就在修女们的歌声中,玛利亚登场了。她火急火燎的跑回修道院,急匆匆的洗去脸上的汗珠,可一回头,便看到一众修女们,正凝视着自己。

“好嘛,这下完蛋了。”我想玛利亚此时应该是这么想的。玛利亚索性破罐子破摔,也没向大家问好,急匆匆的便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随后,院长嬷嬷召唤玛利亚前去院长办公室谈话。玛利亚忐忑不安的走到了办公室内,亲吻了院长嬷嬷的手,心神不宁的坐在院长面前。她努力的为自己的迟到辩解,但她的解释,不说苍白无力了,简直可以说是越说越离谱。她向院长解释道:“大自然在向我招手,我必须要融入其中。”

这话要是让黑脸修女听到,恐怕当场就会变脸,但好在面前的是院长。院长嬷嬷静静地聆听着玛利亚的表述。她对玛利亚的认知十分清楚:这个孩子虽说调皮顽劣,但为人真诚,内心虔诚,总归是一个良善之人。修道院要做的从来都是渡人,而不是束人。或许修道院里清苦的生活,并不适合富有活力的玛丽亚,她决定让玛丽亚去往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

“To September?”“Seven children?”这是院长交给玛丽亚的任务内容以及任务期限:照顾好7个孩子,一直到今年的9月份,而此时才不过开春。玛利亚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虽说她生来好动,天性活泼,但毕竟面对的是7个孩子,而且要照顾他们长达半年多的时光,对她来说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当上帝关上一扇门,他一定会为你再开启一扇窗。”在离开修道院后,玛利亚将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毫无疑问,她虽顽劣,但着实是一个虔诚的修女,她对上帝抱有坚定的信仰,然而,当面对朦胧的未来时,这位忠实的信徒,仍感到彷徨和不知所措。好在玛利亚是个富有生命力的人,她怀有对生命的热情,以及对造化的热爱。无论身在何方,只要相信美,就总能拥抱到山林与阳光。

玛利亚要前往的人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这一家的男主人是一位已经退役的海军上校,他与前妻育有7个孩子,然而前妻几年前因病去世,而上校也整日里忙于应酬和公务,孩子们遂无人照料。为此,上校曾先后聘请过数位家庭教师,但这些家庭教师都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长期担任(其实多是受不了孩子们的整蛊)。

上校的庄园高大壮美,装潢华丽。这对于在修道院中苦修多年的玛丽亚来说,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玛丽亚在上校的宅邸中漫步,无意中走进了一间装饰华丽的房间,看似舞厅。玛利亚幻想着自己翩翩起舞,一曲舞罢,向着台下的观众们鞠躬致意,而就在她沉浸其中之时,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消打量这个人的气派,便可断定,他就是上校。两人互相打量着对方。玛利亚有些吃惊,因为上校看起来,比他想象的要年轻得多,也要英俊的多,上校的神情倒是有些许冷漠,似乎对这位新来的家庭教师并不在意。随后,上校为玛丽亚介绍了自己的7个子女。这里爆发了两人的第一次冲突。上校要求玛丽亚记住他传唤时所吹的口哨声,并要求她重复一遍,却被玛丽亚断然拒绝。她认为,用口哨传唤他人是对别人的侮辱。上校抱怨了一句,正要离开,身后便很快传来了玛利亚吹起的刺耳的口哨声。

“You may call me captain.”玛利亚在孩子们面治住了他们的军人老爸,她也展现出了与之前任何家庭教师所不同的幽默与热情,但还是在最初受到了孩子们的抵触。初次见面以及第一次晚餐,玛利亚先后遭到了孩子们的两次整蛊。这当然是孩子们和上校的问题,但上校却坚定甚至有些固执的认为,这不是孩子们的错,更不可能是他的错,这一定是家庭教师的错。

剧情到这里,虽然只走了1/3不到,但不难看出,上校虽然很爱他的7个孩子,但他与孩子们之间存在着很深的隔阂。不然,在狂风呼啸、雷雨交加的夜晚,孩子们为什么不去找他们的父亲,反而齐聚在这位仅仅来了一天的家庭教师屋中呢?而孩子们为何又要屡屡捉弄他们的家庭教师呢?理由很好笑,但也可见上校和孩子们的隔阂:他们仅仅想借此引起父亲的注意罢了。

至于这隔阂是如何产生的?影片中并没有给出答案,但我们很容易便可推断出来,那便是因为上校的妻子、孩子们的母亲的病逝。上校一定是很爱他的妻子的,不然也不会和她一起孕育了七个子女。毫无疑问,妻子的早逝对上校的打击是致命的,即便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上校的脸上仍然时刻挂着阴沉——他的心已经死了一半,是因为对孩子们的爱使得他坚持了下来,但也正因如此,他要和孩子们保持距离,因为每每看到孩子,亡妻的音容笑貌便会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无法直面这巨大的悲痛。

不过上校毕竟是幸运的,他遇见了充满激情与活力的玛丽亚。上校因事前往维也纳,玛丽亚获得了和孩子们独处的机会。她没有严格遵照上校的要求,一板一眼地管理孩子们的生活起居,反倒是给孩子们用窗帘制作了简易的游戏服,带着孩子们驰骋在萨尔兹堡内,和大自然亲密接触。就在这个过程中,玛丽亚寓教于乐,教会了孩子们如何歌唱,如何用音乐表达自我。那首经典的、登上了音乐课本的《Do Re Mi》正是孩子们接触音乐的第一首歌。孩子们潜藏的天赋点好像被激活了一般,他们在山林里歌唱、在大街小巷上歌唱。与此同时,玛丽亚也认真地和孩子们相处,她带着他们玩耍、和他们聊天,倾听他们的心声,孩子们终于卸下了因为父亲的冷漠而建起的心防,重新变回少年人应有的开朗阳光的模样。

玛丽亚靠什么赢得了这七个曾逼走无数家庭教师的“顽劣小孩”的信赖?答案再简单不过:爱。玛丽亚用她的尊重与关爱,赢得了孩子们的认可。只是这一切,上校并不知情。上校此时整个心思都在考虑一件事:孩子们能否接受自己的新情人——男爵夫人。

男爵夫人因丈夫的去世继承了一大笔遗产,成为了维也纳贵族圈里远近闻名的富婆,而且她也是上校好友麦斯的“好闺蜜”,两人自然而然的结识、恋爱、谈婚论嫁。不过上校刚回来,便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们的孩子们竟然在家庭教师的带领下,玩遍了整个萨尔兹堡!

这件事令严肃的上校大感恼火,甚至决定要解雇玛丽亚。可当他听到孩子们动听的歌声响起后,他欣然一笑,上前合唱。雄浑的男声混入孩子们稚嫩的童声中,也代表着父亲重新融入了孩子们当中。一曲唱罢,孩子们激动地与父亲相拥,就在这一刻,父亲和孩子们之间本不应存在的隔阂,通过音乐的帮助,彻底地消失了。不过音乐在这里不过是“工具”,真正关键的因素,是玛丽亚给孩子们的关爱,以及她为孩子们所带来的全新的生活态度:积极、乐观地生活,去使劲地热爱生活,理解包容自己的所爱。

上校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过错,他立刻跑了出来,追上正准备离开的玛丽亚,支支吾吾地请求她留下。这个热情活泼的女子帮助他化解了他和孩子们之间的矛盾,为这个家带回了音乐,并且……她的态度也在无形中感染了上校。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事件之前,上校基本是一张严肃脸,偶有笑容,也多出于尴尬、奚落与应付,但在此后,上校的笑容变多了,他心灵的深冰得到了消解。

是什么力量使少校化解了与孩子们之间的隔阂,是什么破开了深冰,将音乐与温暖重新带回了这个家庭?是爱,是玛丽亚对孩子们的关爱,是玛丽亚对音乐与自然的热爱,以及上校和孩子们之间的爱,使得他们终能打破隔阂。

玛丽亚教会了孩子们的音乐,并带着孩子们为男爵夫人和麦斯进行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而就在这一过程中,我想上校和玛丽亚之间,一定潜移默化地发生了些什么,只是他们都不曾察觉,电影更是很“偷工减料”地用二人的对视来暗示了两人感情悄无声息的变化。直到那场晚宴上,上校和玛丽亚一曲舞罢,相互对视,这才意识到些什么。

为欢迎男爵夫人的到来,上校在宅邸中举办了一次晚宴。晚宴上,上流人士们觥筹交错,交谈甚欢,但只有一个神经敏感的人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上校的家中,悬挂的仍是奥地利国旗。此事我们先按下不提,且说玛丽亚那边。孩子们伴着音乐声,翩翩起舞,但他们整日里处于父亲的严格管理下,又哪里知道怎么跳舞呢?好在玛丽亚是能歌善舞的,玛丽亚带着二儿子翩翩起舞,二儿子不会跳舞,步伐迟缓而笨重,更显得玛丽亚轻盈灵动。

上校看的有趣,不由得跃跃欲试,他支走了儿子,伸手邀请玛丽亚,亲自与她共舞一曲。

两人伴随着音乐翩然起舞,默契非常,舞姿流畅,玛丽亚婀娜多姿,上校沉稳有力,二人的合舞,倒像是一对经验丰富的舞伴跳出来的一般。

当音乐戛然而止,两人定格在原地,凝视着对方。霎时间,一股电光火石猛地击中二人,他们的灵魂似乎在此刻相交融。在柔光滤镜下,玛丽亚眼神迷离,神情恍惚,白皙的脸庞更是多了两团红晕。

“Your face is all red.”一向聪敏的三女儿路易斯很快发现了玛丽亚的不对劲。

“Is it?”玛丽亚吓了一跳,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而此时男爵夫人也离开了宴会,来到两人面前,盛赞二人配合之默契。三个成年人在孩子们面前面面相觑,男爵夫人和上校都强装镇定,而玛丽亚毕竟只是个年轻的修女,她没有男爵夫人和上校那样深沉的心思,她只得一溜烟跑回屋中,舒缓自己激动的情绪。

我想玛丽亚还是不至于迟钝到一无所知的,她很清楚自己对上校的感受,也正因为她的清楚,她决定离开这个家庭,让这一切按部就班地回到其本来的轨道上。或许男爵夫人的一番话是促使她离开的引子,但我想这个决心,是她自己已然下定的。

可怜的玛丽亚,她跑回了修道院,仿佛变了个人一般,不复先前的活泼明媚,反倒常常面挂愁容,甚至低声呜咽。修女们不解其中缘由,直到孩子们来访修道院,才促使院长嬷嬷决心向玛丽亚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嬷嬷很快问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原来玛丽亚是因与上校产生了感情而心生畏惧,不愿背叛上帝、破坏他与男爵夫人的婚姻,故选择了离开。

“You must go back.”院长嬷嬷坚定地说道。对于她这种真正的智者和修女来说,修道院的高墙从来不是为了把问题拒之在外的,而是要每一个人去面对与解决问题,去找到心中的所爱。年长的院长嬷嬷和许多修女们已然将全部身心献于上帝,但玛丽亚毕竟年轻且幸运,她既然找到了自己的挚爱,那就不应该躲在墙后,逃避自我的内心。

另一边,孩子们非但没见到玛丽亚,还因为撒谎被上校惩罚,不让他们吃晚饭,苦恼之际,正唱歌消解,而在他们的一片童声中,却突然夹杂了些许高亢而有力的女高音,孩子们顺着歌声的方向看去,那人不是玛丽亚,却又是谁?玛丽亚激动地跑向孩子们,和他们相拥在一起,诉说着离别的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

玛丽亚的心有如被一记陨石狠狠地砸中,在她的心中留下一个巨大的陨石坑。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回来,去面对他,而他却已经要成为别人的丈夫。霎时间玛丽亚感到万念俱灰,但家庭教师的责任还是迫使她留在这里,直到下一任家庭教师的到来。

他内心何尝不爱玛丽亚?但玛丽亚的突然离开和男爵夫人越来越强大的“攻势”,迫使他屈服于了他和男爵夫人的婚姻。玛丽亚的归来唤醒了他内心尘封的爱意。

男爵夫人内心同样不是滋味。好不容易劝走了这位对自己“威胁不小”的家庭教师,她却重新回到了这里,再次冲击着她和盖尔(上校的名字)本就不牢靠的情感纽带。

最终,在那个幽静的夜晚,在那寂静的阳台上,上校注视着在庭院中漫步的玛丽亚,胸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与此同时,男爵夫人从他的身后悄然出现,扶住了他的肩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仅仅是男爵夫人在开口,上校始终不发一言,或许是某一个瞬间,上校胸中的江海突然平息,他看向男爵夫人,已然下定了决心。

男爵夫人是敏锐的,她瞬间察觉到上校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她爱他,她终究选择了放手,不再紧紧拽着这个已经不再爱自己的男人。这个故事没有狗血,仅仅有的是感情的合适与不合适。

上校终于找到了他心中的所属,他缓步走到庭院之中,轻轻地走到玛丽亚的身旁。

两个相爱的人,无论经历了怎样的误会与隔阂,他们的灵魂终会跨越山海,在天涯的彼岸相合。

上校和玛丽亚的感情圆满了,可本片从开头铺垫至此的一个暗线也开始生效了,那便是——纳粹德国合并奥地利。

在前面的部分中,共有两处体现了上校对纳粹德国的抵触,一是在和麦克斯的谈话中,上校表现出来对纳粹德国的强烈不满,一是在迎接男爵夫人的接风舞会上,上校坚持悬挂奥地利国旗,惹得当地的“二鬼子”颇为不爽。

上校和玛丽亚结婚后,在他们度蜜月的期间,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越来越紧迫,德军已经驻扎奥地利,纳粹的委任状更是已经下达,要求上校前往纳粹海军部队任职。

形势越来越紧迫,就连对此事向来不闻不问的孩子们,也感到了莫名的紧迫感。此时,上校回来了。

上校一回来,便恼火地撕碎了挂在他家中的纳粹旗帜。上校热爱他的祖国奥地利,即便这个国家已然不在,他又岂能屈心抑志,忍尤攘垢,屈服于强权?上校立刻决定带着全家人离开奥地利,前往瑞士,免受纳粹的迫害。

然而,在上校全家准备离开的夜晚,纳粹突然出现,包围了他一家。麦斯急中生智,立刻改口说上校一家将去参加音乐节的演出。就这样,一家人在纳粹的监视下,忐忑地前往音乐节现场。

孩子们已经在麦克斯的安排下排练多时了,他们的演唱流畅而动听,上校和玛丽亚到底也是颇有音乐素养的,很快就融入到了孩子们的歌声中,一家人的合唱美妙而动听。合唱罢,上校突然心血来潮,他走到一旁,拿起吉他,唱起那首脍炙人口,凡奥地利人都会演唱的《雪绒花》。

影片的全部情感,在此刻升华到最高点。上校终于借着这首民歌,向台下的奥地利人,还有屏幕后的观众们诉说出了自己的拳拳爱国之心。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他这拳拳之心,直到最后时刻,也没有向纳粹的“威武”所屈服。唱到最后,上校的嗓音一度哽咽,只因他对这片土地,实在爱的深沉。

好在在麦斯的有意拖延以及修道院里修女们的帮助下,上校玛丽亚一家人最终还是成功逃出了纳粹的虎爪,来到中立的瑞士。当然,最后登上阿尔卑斯山的画面,是影片中作出的艺术性处理,现实中上校一家来到了美国,并且以特拉普家庭合唱团的形式声名大噪。

现实中的上校和玛丽亚关系并没有电影中那样琴瑟和谐,一家人关系也有些裂痕,不似电影中那样完美。或许这才是现实的模样,但至少在电影的世界里,这一家人留给了我们一个温馨的精神家园,让我们得能在其中寻找属于心灵深处的美。每每观赏,总能令我动容不已。

Posted on 2022年10月31日 in 威尔士vs英格兰|直播 by yabocom
标签:

Comments on '《音乐之声》影评——寻找心灵深处的美'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