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视沉浮60载这是她最后的约会

  上集讲到《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热播后,几位主创的星途并不坦荡,蔡晓仪、商天娥、邓萃雯都算不上大红大紫,最幸运的当属万绮雯。

  以“当家花旦”之姿给邓萃雯做配的万绮雯,在《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中的“遭遇”让人扼腕叹息,多少观众为她饰演的美丽善良却不得善终蓝凤萍叫屈。还好,很快亚视给了她另一个“约会”,让她不仅稳坐“一姐”宝座,还红遍两岸三地。

  一部剧之所以能备受关注、奉为经典,无外乎两个原因:要么贴近现实,能够唤醒观众的共情力;要么脑洞大开,颠覆以往的认知。《我和僵尸有个约会》正是这两个因素都具备了。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成片过程可谓一波三折。该剧在1997年由梁立人创作,梁立人先带着故事到TVB推销,可是,由于剧情太过另类,被TVB拒绝。之后梁立人又把故事带到亚视,亚视高层也曾一度犹豫,直到碰到“鬼才编剧”陈十三。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和最初的剧本完全不同,梁立人的初稿是个类似《黑超特警》的灵异侦探剧。当时,香港僵尸片的标杆是林正英,亚视也已经跟林正英谈过合作,连配角杜汶泽也已谈妥出演。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不久,林正英病重,无法开拍。他的缺席,无疑是给了亚视一个巨大打击,没有林正英的僵尸剧,就等于没有了灵魂。

  陈十三觉得,既然没有林正英,索性颠覆林正英。于是,他塑造了一个完全与传统背道而驰的美女天师的形象。林正英是男人,我就用女人;林正英很保守,我就要个穿短裙的女孩儿;林正英很正义,不贪钱,我就要写个很贪钱的女孩。这就是陈十三的“鬼才”。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颠覆的不仅是“僵尸道长”的固有形象,他在人物造型、情节设计上也有重大突破。

  他突破了以往僵尸片清装造型、面色或惨白、或丑陋的形象,背景配乐略带恐怖色彩的整体风格,自创了一套中西结合,灵异与科技交融的僵尸体系。他让僵尸配上獠牙,瞳孔根据等级设置不同的颜色;他能用墨镜找鬼魂、用唇膏画符、用幸运星收魂魄,用传真机传符咒……可谓脑洞大开,让人直呼:这也行?!

  陈十三将故事背景设置在了1998年,让僵尸成为香港警察,他甚至还截取了“抗战”片段,把中国古老的民间传说《白蛇传》引入故事,并将片子的结局引向达姆斯预言。这样的“鬼才”编剧,让整个故事既有年代感又有现代感,使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既有中式文化底蕴,又结合西方故事元素,是一次天马行空又能始终紧扣主旨的成功尝试。

  当然,只有颠覆是不够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动人之处,不仅仅是这些新奇的招数,还有最质朴的人性探讨。

  一个不愿吸人血的无奈僵尸,一个嘴硬心软的美女天师,一个天真纯良的女配,一个看似冷酷实则内心自卑,可恨又可怜的大反派。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无奈,每一个角色都可悲又可怜,用“众生皆苦”来形容这部剧的角色,是再恰当不过了。

  然而,即便是苦,即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但是他们还是坚守着自己的选择,保持着人性最后的善良。

  况天佑,一个遭受无妄之灾的无奈僵尸。乍一看,会觉得这个角色没什么特色,说起来就是——“一个好人”。然而,他可不仅仅是个好人,还是个难得的、很“拎得清”的好人。

  一个正义凛然的大好人,想要拎得清,其实是不容易的。你看张无忌、李寻欢、陈家洛之类,他们都是好人,但他们总是想得太多、牵绊太多,往往纠结、优柔寡断,有时还辨不清方向、拿不定主意。特别是面对感情的时候,这个缺点更加明显。

  但况天佑不是,他很清楚自己爱的是马小玲。但是天师和僵尸一开始就站在对立面,人和僵尸又注定不可能在一起,他可以为了道义咬王珍珍,但他绝不会咬马小玲。因为他知道做僵尸的痛苦,他不愿意马小玲承受和他一样的痛苦,万劫不复。

  所以,即便他最后选择和王珍珍结婚,人们也不会因此讨厌他,因为这是他和马小玲的共识,他们都明白,相依相伴是一回事,爱是另一回事。

  看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人,可能会有不喜欢况天佑,反感王珍珍,讨厌山本一夫,但很少会有人不喜欢马小玲。马小玲这个角色的成功,按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具有明显的“反差萌”。

  明明是个娇俏可人的大美女,偏偏要去捉鬼;你以为她捉鬼就会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她反而贪财好利,没钱绝不谈生意;可你看她张口闭口都是钱,却默默替那些亡魂超度,不让鬼魂客死异乡。因为马家祖训不能为男人掉眼泪,她就假装坚强,从来都是刀子嘴、冷漠、不近人情;但又难掩少女心,该玩儿的玩儿,该闹的闹,该shopping就疯狂shopping。谁会在捉鬼条件上加上,要对方所有百货公司5折卡的条件啊,估计也就她做得出来。

  这样的马小玲让人觉得好可爱,但她又好可怜。她从小失去父母,没有享受过童年,她是马家的唯一血脉(马叮当被驱逐不算),年纪轻轻就独自扛起驱魔龙族的重任,不能哭、不能软弱,甚至不能爱。

  也许有些人会反感王珍珍,觉得她是马小玲和况天佑的障碍。她是爱况天佑的,即便她知道况天佑最爱的是马小玲,但只要况天佑选择了她,她就会接受。她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她知道自己的角色是陪伴和减轻况天佑的负罪感,所以即便她明知况天佑爱的是马小玲也义无反顾。真正的爱,是奉献,是只要自己在意的人好就足够了。她有点像《鹿鼎记》里的双儿,小宝的心愿她都会替他达成;也像《云海玉弓缘》里的谷之华:“我知道世遗哥哥心里最爱的永远是厉姑娘,但陪伴在他身边的是我,这就足够了。”

  更重要的是,她的爱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小情小爱,遇到关乎天下安危的大事,她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放弃自己的儿女私情。当她知道山本一夫和况天佑的约定时,她独自来到通天阁,以自己为条件,换取这个世界的和平。这样善良勇敢的女孩子,怎么能不叫人怜爱。

  山本一夫是剧中自私、霸道、冷酷的大反派,但是这个大反派,居然让人恨不起来。可能是因为他永远目标明确,做事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也可能是因为他说得出做得到,他是个真坏人,但绝不是假好人;更因为他心底里还藏着一份爱,对山本雪、山本未来、王珍珍,为了她们,他宁愿自己死也要竭尽全力改变历史。他甚至为了大局,能把自己的力量给自己一生的对手,这种觉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而且,细细想来,山本一夫最是可怜,纵观全剧你会发现,他想得到的从来都没得到过。做天勇者的时候,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了祭品;中日战争,日本战败,他的军国主义理想破灭了,自己还莫名其妙成了僵尸;太太死了,他悔恨不已,只能抱着尸体痛哭;女儿不认自己,喜欢的女人,却爱着自己的敌人。他看起来高高在上、拥有一切,其实,他一无所有。不要轻易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身处他的境遇,你不一定做得比他好。

  初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时候,有想过为什么要把《白蛇传》的故事引入剧中,后来才明白,陈十三这么做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来,为故事的推进提供线索依据,把每个人物的身份都放在明面上;二来,告诉我们一个关于爱的道理,真爱无界。

  的确,白素素为爱苦等许仙800年,等到天人五衰,只为见他最后一面;金正中和小青都明白,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能聊得来,明白对方说什么;王珍珍说,她不介意自己变成僵尸,只要那个把她变成僵尸的人,是她爱的那个。

  况天佑宁愿自己永远承受做僵尸的苦,也不愿放开马小玲的手;而当马小玲为了阻止况天佑变成吸血僵尸,眼泪忍不住滴下来的时候,又有多少观众陪她默默流泪。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况天佑和马小玲的爱情正是如此,一个是僵尸,一个是天师,立场对立,人妖殊途;中间还隔着个纯真善良的王珍珍,他们有着自己责任,肩负各自的使命。他们相爱却又不能爱,于是经常争辩、吵架,甚至大打出手,因为他们心中都有彼此,这世界上能一起做的事除了相爱,也许就剩下吵架和并肩战斗了。

  直到冒着生命危险去改变历史的前夜,他们才敢稍微放纵,和普通人一样,唱K、打架。况天佑才敢说,如果重新投胎做人,他还希望遇见马小玲,如果他们是普通人,境遇就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马小玲才敢坦白,不想忘记这个唯一能让她哭的况天佑。

  每个人都能为了自己在意的人牺牲,王珍珍为了让山本一夫收手,宁愿以自己为代价;马小玲为了能让况天佑发挥最大的力量,宁愿自杀来激发他的潜能;自私自利的山本一夫,为了女儿的幸福,宁愿选择回到六十年前赴死;连平时斤斤计较、市侩小气的金父都能在关键时刻,挡住炸药通道,舍身赴死。

  在大是大非面前,所有人都能舍弃自己的小情小爱,可正是这样,才让人懂得爱的深沉,真爱可贵。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从立项到成片,几经波折,播出之时,一代“僵尸道长”林正英已经因病去世了。所以,此片也是致敬林正英之作。他从一开始就确立了林正英的江湖地位,所谓“南毛北马”,林正英占据了半壁江山。况天佑的好朋友,马小玲的“武器供应商”何应求就是毛小方的后人;平哥死了之后正是跟毛小方在地府学法术。

  虽然,林正英前辈英年早逝了,但他就像金庸小说中的“独孤求败”一样,虽不在江湖,江湖中却到处有他的传说。幸好,一代僵尸道长之后,还有女天师——马小玲。

Posted on 2022年9月25日 in 威尔士vs英格兰|直播 by yabocom
标签:

Comments on '亚视沉浮60载这是她最后的约会'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